乘用车 李想:承认理想one前悬挂下摆臂有缺陷
慎弘新 POST:2020-11-1 19:59 复制链接 看图
阅读:143

hurcr42mfzq10405.jpg

hurcr42mfzq10405.jpg

  11月1日,在今天的理想汽车秋季沟通会上,理想汽车对即将推出的OTA 2.0版本做了简要介绍,UI界面进行优化,同时加入了更多的车载APP系统。除此之外,再下一次OTA升级中,理想ADAS主动安全系统将加入货车并线辅助功能。在会上,理想汽车还宣布,将为老车主免费更换前悬挂下摆臂和底盘金属护板等服务。

  扩展阅读:

  理想汽车免费更换前悬挂下摆臂 推OTA 2.0版软件

  以下是沟通会采访速记:  

  受访领导

  理想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李想

  理想汽车智能系统副总裁 范皓宇

  理想汽车自动驾驶总经理 郎咸朋

  理想汽车销售服务副总裁 刘杰

  提问:想问下李想。今天现场宣布了这么多内容,我想大家最关注的还是硬件升级,今天现场很清楚的讲解了关于整个决策过程,连着上一次的硬件升级,我想问一下上一次理想汽车公布了大家非常喜欢的座椅升级,但后来提出了比较苛刻的条件,就是用户的座椅需要到店检查硬度,然后就好多用户的座椅到店了只能更新一个,或者完全不能更新,所以我想问一下这次硬件升级还会有这样的条件,上次为什么还会有到店选择,还要增加很多用户的到店成本?

  李想:我觉得两个原因。第一,上次座椅的硬度问题,是因为如果硬度没有达到那个标准,更换以后没有任何的感觉,等于没有换,所以还是一定要拿硬度衡量座椅到底适合不适合换,后面我们也会优化的好一点,就是在硬度的上下范围稍微差一点的情况下我们也会主动帮用户进行更换,但是如果硬度在这个范围值之内真没有必要换,因为换了以后还是一样的;整体而言我们座椅还是偏硬的,这是我们的一种设计风格。第二,刚才讲了我们会为近1万位车主更换球销,护板则是两万多用户都会更换,只需要预约就可以了。

  提问:您好,我有一个关于自动驾驶系统的问题。咱们货车碰撞预警是在识别的时候,包括侧向的后车即将变道或者已经超出车道线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系统仍然不把它作为主目标识别对吗?

  郎咸朋:这个有一定的概率。

  提问:发出了货车预警之后是自动驾驶系统自动作出反应应对还是仍然需要驾驶员接管?

  郎咸朋:我们这个功能只报警,然后提醒驾驶员操作。

  李想:我补充一下,这里核心的问题在哪里?其实任何在前方超过一个车位的侧向车道或者再侧向车道,我们的感知系统都能识别出来,但是为什么会选择货车压线或者蹭线的时候我们不选择刹车,是因为一旦这样的状况选择刹车,则会有非常多的误刹车,进而产生安全问题;目前,至少理想的L2系统是没有办法很清晰的判断货车压线究竟是想并过来、仅仅压线或者货车司机在犯困画龙,所以如果采取“货车离线很近或者越线一点就急刹车”的话,对正常人类的行驶会造成非常多的误判。

  所以并非是没有识别出来,而是识别出来到底选择什么样的策略,如果我们不刹车,车主可以选择自己刹车或其他操作,如果我们刹车了车主什么都做不了了,这是整个目前在L2策略上的一个选择。

  提问:我想问一下,刚才说的硬件升级,是不是变相的承认你当初有设计缺陷呢?请厂长(李想)回答一下。

  李想:升级肯定是因为当时有缺陷,这很正常。但是这个缺陷跟其他正常行驶就断掉是不一样的,我们是发生碰撞时断的概率超过正常车的平均值,如果不撞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不过,我们也认为这是要解决的,这样的场面和状况对于车主而言会带来心里的隐患,所以必须更换。

  早期6月2日之前没有更换,是因为实际的案例总共就2起,因为我们很多同事也从传统汽车企业来的,包括豪华品牌,如果放到对应的其他品牌里,这个比例是在合理值之内,但是后面的几个月继续的状况发生以后,我们认为我们的比例已经超过了正常的豪华车同级别车的脱出率,所以我们必须给用户进行更换。

  提问:咱们今天的硬件升级,感觉这个操作好像和其他企业的召回也差不多,为什么咱们不叫召回而叫硬件升级?

  刘杰:首先刚才也跟各位介绍了,我们这两项硬件升级项目其实是满足车辆正常行驶的安全性和可靠性的,这两项是在应对事故以及涉水的特殊情况下的应对措施。另外,我们本次硬件升级其实也已经跟相关的主管部门进行了报备和沟通,按照硬件升级的方式为用户升级,所以跟大家以前看到的那种由于车辆本身在行驶过程中出现故障和质量问题的召回是不一样的。

  提问:之前在厦门出现事故是大家所关注的,当时你们说的那个车辆的时速是在45km/h,现在你们更换整个球销以后,能承受的强度大概是多少?在什么时速的撞击下能避免变形?

  刘杰:我来回答一下吧,其实每起事故的撞击部位、撞击速度和撞击的物体都不一样,新的50KN下摆臂球销在同级别车型中已经属于中上等水平,所有事故中我们的目标是能够降低到3%以下的脱出率,但是因为每起事故形形色色的情况区别太大,我们没有办法给出具体的定义说什么时速下的某种类型事故,因为有可能它的时速并没有那么高,但是轮子的受力角度和受力面积不同,所以产生的撞击力仍然有可能很大的,所以刚才你那个定义没有办法有一个非常准确的回答。

  提问:第一个问题,关于辅助驾驶还是主要检测的是车的侧前方,但其实很危险的一个问题,应该是它的车的侧方,我不知道这块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有没有优化方案,因为之后如果要做NOA或者NOP的领航辅助驾驶,其实很重要的是车的侧方的检测?第二个问题,未来以后会考虑做纯电动车吗?

  郎咸朋:你刚才说对侧方情况的判断,其实我刚才在报告里跟大家介绍过,任何的传感器都有它工作的范围和盲区,我们现在选择的这套传感器的配置,在侧方向是我们探测的盲区,所以对这个方向的物体需要人特别的进行关注,不在我们探测范围内。你刚才问的我们后续产品的功能和计划还不太方便透露。

  李想:电动那个短期内没有考虑做纯电动车的计划,因为我们用户非常喜欢我们增程的解决方案。谢谢!

  提问:能否透露一下X01的进展情况如何?还有一个问题是,因为现在看来建店速度有点偏慢,跟其他竞品来讲,是否后期会考虑找当地的伙伴做零售中心呢?

  李想:第一个问题,因为我们现在是上市公司,产品计划上这是保密的,所以只能跟我们招股说明书差不多,就是2022年下半年我们会发布的X01,全尺寸的SUV,大概对应奔驰GLS这样的级别。

  刘杰:其实菲乐仕跟我聊了很多次,说可能有个车主跟我们一起拓展当地市场,其实对于我们来讲我自己的建店节奏确实也是在今年下半年进行了比较快速的增长。另外,服务的车主越多,我们越发现,以一个直营的体系用更高的标准服务车主多么重要,我们也不怕揭自己的短,某些车主即便在我们的授权钣喷,也遇到了一些问题;所以短时间内我们还是会坚持用直营方式服务好车主,这是我们当下的选择。

  提问:围绕货车并线预警,今天能不能透露一下具体更新的技术细节,以及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进行了多少次的测试?

  郎咸朋:太细节的可能确实涉及技术的机密不太方便回答。在这个功能上线之前我们进行了非常多次的测试,包括白天、夜晚,整个的测试和研发团队进行24小时加班加点的测试,整个测试里程超过上千公里,并且在持续的完善和更新中。

  李想:最开始我们推出这个功能会趋向保守一点,因为安全还是最重要的。再往下我们会根据具体的状况来把整个的用户体验做的更好,之前发生的大车刮蹭事故都是在晚上,包含我们会给用户开启晚上开启、全天候开启或关闭,报警策略上也会持续优化,另外更谨慎的刹车这块,我们会持续的跑更多的测试,然后才会把遇到货车以后并线到什么维度的时候进行刹车,这种功能持续迭代上去。总之,哪怕L2本身可优化的空间还是非常大,更重要的是根据中国的实际路况特点来做,只是按照传统的标准来维持现状,并不一定适合中国的路况标准。

  提问:第一,之前我们更换过车辆的后悬架,更换时对车辆整体驾驶感受有变化的,所以作为车主我关心的第一个问题,如果我更换了前悬架会不会对驾驶产生负面作用,就是感受会下降,或者感觉前悬会产生不太好的感觉?第二,因为现在理想已经开放了,在成都试点租赁AT胎,但是有很多外地车友来成都之后,他们是希望看有没有直接租理想整车的服务,官方在未来有没有租赁整车的服务向车主开放?

  刘杰:我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因为上次我们后悬架成套的更新其实主要是舒适性升级,这次我们更新主要是为了碰撞中的脱出力。因为6月2日就已经进行生产切换,之前还进行了很多测试,除了提升脱出力之外,对于底盘其他任何操控性能和舒适性能是完全没有影响的,所以大家可以放心的进行升级和更换。

  第二,您提到的问题我们内部已经在研究了,因为确实有很多车主跟我们提出,到另外的城市开别的车实在不习惯,很想念那个家的感觉,所以我们确实已经在开始研究相应的方案,当我们有进一步进展的时候我们会第一时间跟车主朋友们沟通。

  提问:作为车主我觉得这个升级太给力了。刚才我看LKA有一个升级没有讲,启动时速从15km/h变成0了,我觉得这是特别重要的升级,不知道是不是说在堵车的时候轻松的开启,就可以帮我在堵车的时候辅助驾驶了。第二,关于第二辆车,有没有可能考虑车主内部置换给点优惠什么的?

  郎咸朋:我先说一下LKA 0时速开启,那个确实在我们计划当中,预计会跟OTA 2.0一起上线,敬请期待。

  刘杰:关于以后的理想车置换新理想后续车型,一定是车主的需求。所以当我们会推出新产品的时候我们一定不会忘记老车主的。谢谢大家。

  提问:理想现在是上市公司了,想问一下这次硬件升级的成本是多少?对第四季度或者全年的毛利率的影响是多大?IPO上市后理想近一年或者近两年来急需解决的问题是什么?谢谢!

  刘杰:成本方面我们就不便透露了,但是用户在升级的时候其实都会看到工单里更换了什么部件。我需要提一下的是,虽然升级的是前悬架下摆臂球销,但是因为球销跟前悬架下摆臂是一体装配成型的,所以我们在更换的时候是帮用户整个更换前悬架下摆臂,因为我们没有办法把球销单拆下来,但是下摆臂跟现在下摆臂的材质一样,是久经考验的,只不过球销变得不一样。这部分成本我们担了,我们觉得还是把车主的问题放在第一位。另外,底盘后护板采用了新的材质,比原来的成本高一些,但也是一样,我们所有硬件升级都是把用户的日常使用包括安全和可靠放在第一位。

  李想:毛利、质量和安全产生冲突时我们肯定放弃毛利,就那么简单,永远会这么选择。

  提问:最近大家对于所有的新造车企业的股价反映都认为很高,我知道咱们算是特斯拉的门徒,您个人很喜欢特斯拉这个品牌。如果说理想汽车什么时候自动驾驶水平达到特斯拉的水平,有没有时间表?第二你认为理想汽车现在的股价高了还是低了?

  李想:我回答三个问题。第一,说实话我确实不关心股价,因为我也不打算卖,我长期也不会卖,所以股价跟我关系不大,我还是想把企业经营好、产品做好,这是所有的核心。因为我早就财富自由了,也不缺多点少点钱,而是要做一个自己心中值得骄傲的企业,让我们的产品自己心中值得骄傲,这在我看来是最重要的事情,没有任何东西比这个更重要,这是第一点。

  第二,澄清一下,我是非常欣赏特斯拉的,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苹果,我还是喜欢乔布斯的,这个很清楚。我不会按照特斯拉的方式做产品,我会按照我理想中的乔布斯怎么做产品去做,可能在不同的阶段,因为我们每做一个新东西的时候,我们经常会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今天是乔布斯在做这个东西会做成什么样,包含像我们对于UI的适配什么的,不是随便拿一个APP装上去就完事儿了,那样我们会看不起自己的。当然可能理想ONE早期的时候,我们的资源还是有限的,但我们还是尽一切可能,把用户体验、把产品做到最佳。

  第三,股价是否高估这是市场决定的,这个事儿我们真决定不了,我们自己有时候觉得好的时候股价反而掉下来了,我们觉得不好的时候股价反而涨上去了,这是市场决定,跟企业自身没什么关系。但是再怎么着也是由企业基本面决定的,基本面就是销量、收入这些核心的东西,但是上下怎么波动其实我们完全影响不了。

  提问:我今天替车友们问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咱们理想ONE有没有关于辅助驾驶方面的硬件升级计划?

  李想:在硬件方面没有,软件方面我们会持续迭代优化。

  追问:咱们有没有可能把高精地图叠加在ADAS系统里,做到更好用的策略?

  李想:暂时没有这样的计划,我们还是说把L2功能优化到极致,因为可做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

  提问:就着这个问题往下问,刚才范皓宇讲了很多要晚到明年才能讲的东西,但是郎咸朋没有讲,我们这代的自动驾驶系统未来半年会推什么样的功能,有什么样的规划?

  郎咸朋:刚才虽然我没有讲,其实在范皓宇的PPT里多少提到里我们后续在2.0版本甚至再往后版本的ADAS的优化,比如优化LKA的启动时速,最低是从0开始启动,现在还是15km/h,这样会缓解大家在堵车时的疲劳。另外,我们还会增加前车起步功能,包括优化ACC跟车策略以及刹车制动的舒适度,这些小的优化就不会作为单独的功能提,但是我们会持续优化用户的体验,但是我相信在接下来的版本内,我们会持续的推出自己新的功能和完善的点,如果说还有机会的话我会单独跟大家沟通关于辅助驾驶方面升级的内容。

  提问:我们理想ONE卖的越来越多,大家都比较关心售后网络建设、售后服务提升这块,有没有可以透露的?

  刘杰:最近我们售后在疯狂的招人,因为随着销量的增长,我们保有量用户的服务需求正在增加。这是第一。

  第二,我们也在尽全力快速的拓展我们售后服务尤其是直营团队覆盖的城市,因为我们车主分布的城市比较广,还是希望大家就近服务。后续在于服务保障上会做的相对灵活,原来都是要建一家维修中心,周期比较长,包括人员进驻比较长,现在当地可能我们暂时还没有建起一家维修中心之前,我们直营团队就会进入钣喷中心,由我们团队直接为用户服务,这样不会等我们把房子盖起来才能为用户服务。这也是为什么这次的硬件升级服务能够在65个城市为大家服务,其实我们直营中心没有那么多,但是我们直营团队会去到65个城市,每个升级都由我们直营团队的伙伴来帮助每位车主完成,这个是我们接下来一个阶段比较重要的,包括这次升级的服务对我们来说服务保障也非常关键。

  提问:刚才我们讲了硬件升级的决策流程,但是我很想知道我们刚才这个大车并线功能也是跟最近用户的事故相关的,我想知道这样一个跟软件和辅助驾驶相关的功能,我们怎么决定这个决策提到最高的优先级,以及我们测试和响应的标准是怎样的?

  郎咸朋:刚才李想也说了,我们始终把我们用户的安全和体验放在第一位,对于辅助驾驶来说,我们一定会优先解决的是跟用户安全相关的问题,像货车并线提醒就是跟安全相关的问题,所以我们第一时间内集结了所有力量优先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大家也可以看到我们这个功能升级的非常快,而且后续还会持续的优化,就是说跟用户安全相关的问题一定是在ADAS这边第一位的问题。

  提问:我想请教两个问题,刚刚和用户交流,他们也跟我说,在体验上,他们会觉得有的方面已经比传统车的方面更好。我想问一下:第一,特斯拉今年已经多次降价,我们在不断提高质量的同时,比如友商一年降好几次价格,会不会对我们产品的价格有更多的考虑?第二,因为我们友商在不断的下沉市场,我们会不会有跟进的布局?

  刘杰:我们不会降价,同样的在调整价格和持续优化理想ONE和提升它的价值之间,我们一定会选择后者,所以我们不会降价。在座也有很多我们的老车主,车主是信任我们的产品价值才会选择我们。对于相对比较低级别的城市,我们会比较严谨的去看那个城市现在用户的需求和保有量,其实我们一线团队在正式在一个城市建店之前,我们都会到当地城市通过试驾、临时展示的方式,跟当地用户接触,发现当地的用户需求越来越大之后,我们当然会去进驻,包括大家可能觉得并不是很大的城市,包括像菲乐仕所在的嘉兴,包括中山,我们后面都有计划。最主要的还是当地有车主,我们就会去。

  李想:我补充一下,我们在开店包括服务速度上可能会比代理的方式慢一些,但是我们还是坚持这样的选择,因为我们可能还有很多的不足,但是只要这些人在我们整个数据闭环的控制下,他们每天的工作都会变得越来越好,4个月前出现的问题今天不会出现,4个月后也不会出现。包括售后也是一样,我们只愿意把钣喷交给服务商做,这里有两个层面,一个层面是钣喷的维修标准非常清晰,磕了碰了以后修没修都很知道,修的好坏很知道。另外,钣喷受整个环保要求的影响,我们去每个地方自己建钣喷也不现实;但是像车辆维修这些我们自己一定会做,避免今天大家从今天看到的4S店偷工换料这样的状况,把不该换的东西换了,为了挣你保险钱去磕碰你的车,明明该做的保养不去做,这是肯定不允许这样的状况存在,甚至我们为了解决这样的状况,我们所有执行的过程都是24小时录像的,保证这里的问题绝对不能发生。

  对于一个30万元以上的车,我觉得直营对我们而言是长期的选择,虽然短期很多用户我们必须得拒绝掉,这是我们希望大家理解的,我们必须坚持做直营,这个不会改变。

前往首页>>

特别声明:此文由自媒体会员慎弘新上传发布,不代表《专汽头条》的观点和立场,其真实性、准确性及合法性由该帖主负责;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原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通知发布者支付稿酬。

暴恐及非法信息举报:cnszlj@outlook.com

返回列表 使用道具 举报
已有 0 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高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