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用车 月销仅千辆,市值盖过百年车企,新造车是泡沫还是传奇?
汲星华 POST:2020-11-10 08:00 复制链接 看图
阅读:108

  文/吴傲寒

  入冬前的“欣欣向荣”是属于新能源汽车的。

  受政策和旗下新能源汽车销量的双重利好,本周最后一个交易日(11月6日),比亚迪在A股继前一天迎来涨停之后,其股价继续上扬,截至11月6日收盘,上涨3.04%报收190.44元,总市值接近5200亿元,位列全球第五大车企。

  在美股市场,三家中国新造车企业表现同样不俗,经过连日轮番上涨后,蔚来已跻身全球车企top10行列,11月6日,除理想汽车或受召回事件影响股价跌幅较大外,蔚来与小鹏汽车股价波动并不明显,且盘后均有上调。

  据全球上市公司市值排行网站companiesmarketcap的数据,截至11月6日美股收盘,特斯拉已凭借近4075.5亿美元的市值排名第一,超过丰田、奥迪、大众,比亚迪以755.8亿美元的市值排名第五超过戴姆勒,蔚来的排名从此前的第六降为第七,超过通用、法拉利、宝马。小鹏汽车、理想汽车则分别排在第19位、第21位,远远将标致、雷诺和起亚等知名传统车企甩在后面。

  AI财经社根据companiesmarketcap网站数据统计发现,全球市值排名前21位的车企总市值合计约为1.47万亿美元,其中,特斯拉、蔚来、小鹏以及理想汽车四家新能源汽车企业市值总计约为5114.3亿美元,所占比例已经高达35%左右。

amblwv3ltam9162.jpg

amblwv3ltam9162.jpg

  一时间,“蔚来超过宝马、通用”“中国新造车赶超百年车企”等话题迅速引起行业内外热议,面对当下颇为“戏剧性”的换位,外界普遍关心的是:这究竟是代表新能源汽车获得了资本市场的长期认可?还仅仅是投机者短期炒作带来的股市泡沫?

  传奇还是泡沫?

  好风凭借力,不能否认的是,新能源汽车近来股价表现亮眼,主要原因之一便是赶上了政策的东风。

  10月20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以下简称《规划》),其中提到,“新能源汽车已成为全球汽车产业转型发展的主要方向和促进世界经济持续增长的重要引擎”。据《规划》,到202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新车销售占比要达到车辆总销售的20%左右。

  10月27日,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发布的《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2.0》也预计称,新能源汽车市场到2035年占比将超过50%,燃料电池汽车保有量达到100万辆左右。

  相较中国,欧洲各国更是明确提出了禁售燃油车的具体时间节点,其中挪威提出到2025年,新车销售要实现完全电动化,英国也提出到2030年电动乘用车销量占比要达到50%以上。

  由此可见,在全球范围内,新能源汽车市场未来前景巨大。尤其是在中国,中汽协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我国新能源汽车当前销量只占整体汽车销量的4.3%,距离《规划》中“2025年达到20%”的目标相去尚远,也正是这样的差距和明确的时间节点极大激发了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信心。

  此外,由于我国各地的上牌政策以及先后作出对外地车牌限行的相关规定,“绿牌”已成为“车圈”里的硬通货,对牌照的需求,也进一步刺激了新能源汽车的销量。日前上海出台外地车牌限行规定,便在当地引发购买新能源汽车的热潮。在“买车送沪牌”的吸引下,有门店甚至平均一天可以卖出30辆车。

  当然,除了受政策等宏观因素影响之外,新能源车企自身的市场表现也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对于以中低端燃油车起家的比亚迪来说,售价更高的新能源车型为其贡献了第二条增长曲线。据比亚迪官方数据,比亚迪汉系列车型10月销量为7545辆,最近三个月总销量已达18362辆。

  诞生不久的新造车企业,在经过残酷的市场洗牌后,正慢慢度过市场普遍“唱衰”的阶段,尤其是行业龙头特斯拉作为先行者已经证明了“颠覆性”的能量,在经过近年来的品牌积累并得到消费者认可后,新造车们终于迎来了销量“反哺”股价的一天。

  公开数据显示,在刚刚过去的10月,蔚来共交付5055辆车,同比增长100.1%;小鹏汽车单月实现交付3040辆,同比增长229%,旗下仅有理想ONE一款“增程式”车型的理想汽车也交付3692辆,并实现连续三个月销量增长。

  不过,上述交付数据相比拥有百年历史的传统车企差距甚远。

  成立于1916年的宝马,距今已有104年历史,足足年长蔚来98岁,但其最新市值却落后蔚来近82亿美元。据公开数据,宝马9月销量为80632辆,相当于蔚来单月最好销量的16倍。更为夸张的是蔚来与同为自主品牌吉利汽车之间的对比。吉利10月总销量为14万辆,约为蔚来的28倍,但其市值却还不足蔚来的一半。

  在companiesmarketcap网站统计的榜单中,作为同样上榜的中国品牌小鹏汽车和长安汽车,二者之间也存在着戏剧性的差距。公开数据显示,长安汽车10月销量为161465辆,约为小鹏汽车同期销量的53倍,但体现到市值上的结果却截然相反,长安汽车的市值亦不足小鹏汽车的一半。

  作为业内常常用来衡量车企估值工具,市销率也能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泡沫的大小。据Choice数据录得的2020年平均滚动市销率数据,通用为0.32、丰田为0.67、长安为0.81,而体现到中国新造车企业中,数值最小的蔚来为9.8,小鹏汽车则为50.3,而理想汽车更为惊人,其平均滚动市销率高达369.2。

  也难怪会有人说,“市值与销量间的差距有多大,新造车的泡沫就有多大”。

  不过,也有一些人持有不同的看法。Anlan Capital执行董事陈达告诉AI财经社,资本市场对新能源车企和

  此外,陈达认为,与传统燃油车企不同,资本市场并未仅仅将新能源车企看作是汽车生产商,它们身上被赋予了更多的科技属性,“横跨了两条赛道”。事实上,只有十几年历史的特斯拉可以取得几千亿美元市值,这放在汽车行业中的确惊人,但是在众多科技巨头中却并不算十分显眼。

5ks3jhzjrf59165.jpg

5ks3jhzjrf59165.jpg

  特斯拉公布的财报信息显示,除汽车带来的收入外,“服务和其他(软件服务等)”在整体收入中占比最重。以其第三季度财务数据为例,特斯拉整体创收87.7亿美元,“服务和其他”业务营收为5.8亿美元,占比6.62%,尽管比重不大,但恰恰是传统燃油车企所欠缺的能力。何况,特斯拉汽车业务净利率常年只有2%,软件服务对其盈利提升的作用将会越来越重。

  公开信息显示,在整车硬件之外,特斯拉的软件收入主要来自车联网、OTA(在线系统升级)和FSD(自动驾驶),且均由特斯拉自主研发完成。有业内人士对AI财经社分析称,正如苹果一样,特斯拉未来的盈利能力会逐渐从硬件向软件转移,后续随着销量的提升和自动驾驶技术的成熟,其市值还会进一步提升。

  国内新造车企业也在寻求汽车销售之外的增长业务。如自我定位为“自动驾驶商业化的全栈专有软件的中国汽车公司”的小鹏汽车,据其此前提交的招股书信息,约有50%的小鹏汽车车主选择订购2万元的小鹏XPILOT 3.0。理想汽车也在近期开始搭建自动驾驶团队,蔚来也在董事长李斌的主导下将自动驾驶芯片自研提上了日程,且其BAAS换电服务不仅得到了国家政策支持,更为其贡献了源源不断的现金流。

  不过,尽管有众多利好因素,但陈达认为,近期新能源汽车股价的亮眼表现并不排除有“短期炒作”的因素,在这其中,“机构应该是作为主力的”。尤其是小鹏汽车和理想汽车,两家的流通市值均不足总市值的50%,“股价很容易被拉升上来”。

  除此之外,陈达还认为,美元汇率的持续走低以及受美国大选影响,资金为避险投入股市也对中概股的上涨贡献了一定力量。“泡沫肯定是有的,”陈达说,“消除泡沫有两种方法,一种是股价崩盘,另一种就是企业靠销量等市场表现消化掉。”

  大市下的危与机

  市场上从来都是危机共存,新能源车企们在迎来狂欢之际,也不应忽视身边潜藏的各种危险。

  首先,《规划》中描述的市场的确诱人,但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近日也于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如果按照今年新能源汽车市场渗透率达到5%来测算,去年是4.7%,今年我们努努力,新能源汽车占比能达到5%,未来5年新能源汽车要实现销量占20%的目标,每年的年复合增长率必须达到30%以上,这个难度还是很大的。”

  其次,对于中国的新能源车企而言,被引进国门的特斯拉已经从搅动中国市场的“鲶鱼”变成了吞食竞争对手的“鲨鱼”。

  多位分析人士告诉AI财经社,持续不断的降价正是特斯拉应对竞争的策略,且因此而来的负面影响并不会影响其整体销量。

  这样的论点正在不断被事实证明。据特斯拉第三季度财报,上海超级工厂已经具备了25万辆的年产能,由于Model 3 成本和起售价变化带来的预期销量的增长,特斯拉最近还增加了第三个生产班次。2020年,特斯拉的目标是完成50万辆汽车交付,而目标的达成主要寄希望于在Model Y在上海超级工厂进行生产,以及每季度产量和交付量的增加。也就是说,在欧洲市场遇冷的情况下,中国市场对特斯拉的重要性会与日俱增。

  此外,随着特斯拉零部件国产化进一步提升,其价格仍有进一步下探的空间,多家分析机构均明确指出,并不排除国产Model 3价格滑落至20万元以下的可能性。在9月份的电池日上,特斯拉CEO马斯克更是明确表示,特斯拉在未来三年内将会开发一款售价为2.5万美元(合人民币17万元)的车型。

  不过,在盘子够大的情况下,尽管面对特斯拉的正面冲击,中国新造车企业们也在为自己寻找足够的生存空间。11月6日,李斌即在蔚来100Kw·h电池包发布会上表示,蔚来旗下车型平均单价在不断增涨,比特斯拉在中国的售价要贵15万元左右,“我们的用户和特斯拉已经不太一样了,在品牌价格区间上也有了很明显区分。”

  最后,正如陈达所言,能否消化现阶段的股价泡沫最终还要靠市场销量说话。可是近期新造车企业们连续不断出现质量问题,又为其未来增加了诸多未知因素。

  11月6日,作为对“断轴门”事件的回应,理想汽车宣布将召回10469辆理想ONE,这已接近其现有销量的一半,因召回带来的成本势必会是一笔庞大的支出。在不久之前,理想汽车的口径并非“召回”而是“升级”,只是后续再面对舆论压力才不得不改口。有业内人士认为,理想汽车在此次事件中的表现会对其品牌形象产生负面影响。

  10月28日,威马汽车也因车辆自燃问题宣布将召回1282台威马EX5问题车辆,尽管对方表示涉及车辆只占其总销量的3.6%,且“并未影响销售”,但这无疑也为其冲击科创板之路增加了不确定性。此外,此次召回事件发生后,威马汽车电池供应商之一中兴高能甚至陷入“立地解散”的传闻,其影响之大可见一斑。

  对于蔚来而言,尽管国资支持以及销量和股价上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其资金压力,且换电业务的推出又为其带来了更大的想象空间。但是,要真正完成规划中的蓝图,尤其是当下面临二代换电站的建设,在自身造血能力依旧不足的情况下,蔚来要想在短时间内摆脱资金压力还言之尚早。

nkrlqzrkido9170.jpg

nkrlqzrkido9170.jpg

  除此之外,此前在获得合肥政府支持的同时,蔚来也收到了一份对赌协议。蔚来此前曾在增资计划招股书中进行过披露:

  蔚来中国在收到战略投资者1期全部投资后60个月内未能完成IPO(上市地点需全体股东认可);

  蔚来中国在收到战略投资者1期全部投资后48个月内未提交IPO申请;

  公司股东要求蔚来或李斌赎回公司股份,导致蔚来汽车或蔚来中国的控制权发生变化;

  蔚来汽车未能在1期全部投资注入后一年内对蔚来中国注入资产,或蔚来汽车未能在2021年3月31日前将资金注入蔚来中国;

  蔚来中国在收到战略投资者1期全部投资后,连续两年汽车交付量低于2万辆。

  据对赌协议,若蔚来中国出现上述五种“特殊”情况,战略投资者有权要求蔚来回购蔚来中国的股份,且赎回价格为战略投资总额并以年利率8.5%计算利息。也正是基于这样的风险,有一些人甚至将蔚来获得的70亿元国资看作是一笔长期贷款。

  无论如何,新能源汽车企业尤其是中国新造车企业们,在当下的确迎来了难得的春天,但它们究竟能否把握机遇续写传奇,避免泡沫破裂的命运,最终还是要看具体的市场表现。

  毕竟在没有形成规模经济效应之前,“颠覆性”如苹果也在老老实实卖手机。

前往首页>>

特别声明:此文由自媒体会员汲星华上传发布,不代表《专汽头条》的观点和立场,其真实性、准确性及合法性由该帖主负责;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原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通知发布者支付稿酬。

暴恐及非法信息举报:cnszlj@outlook.com

返回列表 使用道具 举报
已有 0 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高级
相关推荐